關於神秘咒語的問題,這是人類文化史上非常重要的事實,也是人類迄今尚未探明的奧秘,是一個音聲之謎。世界上具有悠久歷史的神秘古國,為埃及、印度、中國,在他們的古文化中,都認為咒語與原始的語言、文字一樣,是文化的重心。因為咒語早在語言文字之前,但人類因為有了實用的語言文字的進步之後,對於聲音的研究,除了應用在文字語言的結構以外,便把有關聲音的神秘部分,推之於巫術或宗教。

 

現在人類有系統的咒語,就比較完整地保存在密教裡。佛教也非常重視聲音,不但要通內明,而且要能通五明,其中首要的就是聲明。人類文化雖然有了上下幾千年的歷史成就,但對於聲音的神秘功能,至今還沒有弄出一個所以然,更不要說窮其究竟了。

 

古今中外所有聲音之學,也大都是為了語言文字的應用而加以研究,並未能夠真正從根本上加以探討。就是在物理、化學、生物等科學上,雖然對於聲學光學已有很深的研究,甚至可以追求銀河系統的音波作用,但研究的目標,也還沒有完全轉到聲音與宇宙萬有生命關係的功能。現在人類已經知道宇宙間有許多聲音存在,如同有許多光存在一樣,可是人的耳目有限,無法看到聽到。現在已經在追尋宇宙的闇物質了,但限於人在粗身粗心階段,一時還無法弄得明白。

 

所以老子也說:大音希聲。透過有形聲音的作用與功能,在人類的知識範圍內,尚且知之不多,甚至無知,更何況還有無形像可得的心聲心音的神秘呢!正因為如此,所以光想通過梵文、藏文,或者梵語、藏語來瞭解印度古代流傳下來的梵文密咒的神秘,那是很不夠的,因為其奧秘並不單純在語言文字上。口密──聲音的奧妙,如同身密、意密一樣,密在汝邊,密在汝身。

 

那就是聲音有關人體奧秘的問題,聲音關於宇宙萬物生命的根源問題,特別是聲音與人體氣脈的關係問題,按佛法的道理來說,那就要靠親修實證來解決。一種法門可以用種種無盡的音聲來傳達,恆轉理趣妙法輪,由此展現推動宇宙生命的真理,引導眾生進入佛法的正知正見,這就要修口業轉口密,對佛的語言功德,要發願修學,我深智力普能入,在音聲海中,不管念誦也好,持咒也好,隨時都要堅持梵行──持戒、修定、證慧,培養自己般若智慧的成就,開發自性無可限量的潛力,以深入佛法重重無盡、圓融無礙的華嚴世界。

 

弘法大師《聲字實相義》說:內外風氣纔發必響,名曰聲也。響必由聲,聲則響之本也。響發不虛,必表物名號,曰字也。名必招體,名之實相。聲、字、實相,三種區別名義。又四大相觸、音響必應,名曰聲也。五音、八音、七例、八轉,皆悉待聲起,聲之詮名必由文字,文字之起本之六塵。故頌曰:五大皆有響,十界具言語,六塵悉文字,法身是實相。

 

從密教念誦咒語的修習方法來講,它是利用一種特別的音符,震動身體內部的氣脈,使它發生生命的潛能,變為超越慣有現象界中的作用,而進入神妙的領域,乃至可以啟發人體特異功能和高度智慧。。因為咒語的聲音秘密,它的最大重心,就是聲音與人體氣脈的關係,現在科學還無法解釋,它是一種超越宇宙物理的奧秘作用。據佛教的說法,咒語的秘密只有八地以上的菩薩方可瞭解,而證到八地以上的菩薩,也能自說咒語。總之,聲音的奧秘是人類未知的領域,聲音與人體的關係,是非常值得研究的一個問題。就修行來說,要明白聲音的念誦對人體功能的作用。

 

佛法認為密咒或者咒語,是一種清淨語,包含無量意義,無法翻譯完全,所以只譯音而不能譯義。勉強譯義,反而會弄錯了,甚至造成過失。由於眾生的業力不同、意樂不同,音聲海也就不同。要隨諸眾生意樂音,就要通達一切語言,要通五明──內明、因明、聲明、醫方明、技巧明,乃至一切科學技術,纔能語言清淨、辯才無礙,一一流佛辯才海。要語言清淨,就要喉輪打開,語言自然清淨。反過來,語音真正清淨,喉輪自然打開。這兩件事是互為因果,一而二、二而一的。佛學認為,要瞭解三世一切諸如來,於彼無儘語言海,一音可說三藏十二部的法門,一種法門可以用種種無盡的音聲來傳達,恆轉理趣妙法輪,由此展現推動宇宙生命的真理,引導眾生進入佛法的正知正見,這就要修口業、轉口密,對佛的語言功德,要發願修學,我深智力普能入,在音聲海中,不管念誦持咒也好,日常作事也好,隨時培養自己般若智慧的成就,開發自性無可限量的潛力,深入佛法重重無盡、圓滿無礙的華嚴世界。

 

現在科學還難解釋,為何未來一切劫的事,一念之間都能知道?那真是不可思議。依顯教的說法,成佛須三大阿僧祗劫;現在一念頓悟,即超三大阿僧祗劫,這與修音聲海法門的關係極大。李長者(通玄)云:七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無邊剎境自他不隔於毫端。這是時間與空間融化在定慧的境界中,融化在音聲海的境界中,只此一念可以轉化時空,一念之間超越了這個地球成住壞空的歷史,自我了知過去、現在、未來的歷史,就是三世所有一切劫,為一念際我皆入。這是由音聲轉念的修法,音聲即是念,念動聲動,我於一念見三世,所有一切人師子,亦當入佛境界中,如幻解脫及威力,因為普賢如來的根本咒通一切音聲海。普賢如來有如幻三昧的修法,在中空的境界中,在音聲海的境界中,能起無限威力,能作無量事業。佛法認為這種特異功能,是眾生自性本具,潛在人體而未發揮罷了。

 

修密教口密,要持咒,念誦真言。念誦得法至為重要,念誦得法可通氣脈入音聲海。一般來說,念誦方法要點有三,即心氣合一、聲氣合一、身心合一。這三項如能做到,音聲自然不同,尤其身體內部的氣脈──海底輪、臍輪、喉輪、心輪、頂輪等等都會震開,一下便能進入音聲海三昧中。唵阿吽三字明是普賢如來根本咒,它通括一切咒。念誦唵阿吽三字也好,念誦其它密咒也好,念誦的聲音與華嚴字母及身心的氣脈都有關係。能如法念,一口氣順著下來,有助氣機暢順,貫通中脈;念誦不如法,氣就外散,乃至斷了氣,就不易震開氣脈。

 

念誦正確得法,上下七輪的氣脈都能振動到,抑揚頓挫有致,高低平仄分明,節拍自然順暢,而重點在於聲音隨著氣機自然在體內任運轉動,該高則高,該低則低,三部音輪迴周流,聲音保持一樣,但是音調可以不同,隨氣自然而轉。如字音轉到頭部發出來,字音在喉部,氣下降到臍輪則是字音,字音震動臍輪,此音屈低,然後氣再接著自然上沖至頂輪。頂輪有時會發脹,此時要把覺受空掉,定在光明中念。

 

這些都要靠智慧,知時知量,善加調整。持密咒要懂華嚴字母,其中轉音的道理,與氣脈的修持大有關係。佛教梵唱確是一個修行法門,不單是供人娛樂的音樂。以前叢林住眾多,為求方便,古德乃將佛法的音韻統一整編,配上法器,藉供大家一起熏修,後來逐漸演變成音樂性質,忽略了它實際的修行功用。華嚴字母一字轉了四個音,以字為例,拉長音時還是字音,字轉音可以,但不能加上花腔,轉成別的字音。因為轉成別的字音雖好唱也好聽,但已形同一般音樂,在生理上不合氣脈原理,而心理上也失去梵唱那種恭敬讚嘆的情操。

 

心一散亂,所有唱念修行的利益都要大打折扣,這一點極為重要。華嚴字母每個字都有平上去入四階,而平上去入中又有各之四音。練習純熟的人,自己可以隨心所欲而唱,循以悟道,乃至方便度人,大有作為,妙不可言。關鍵是要念誦得法,就是要作到心氣、聲氣、身心三合的境界,也就是要真正做到心一境性,纔能發生實效。

 

念誦的方法,也是持咒的方法,一般來講,有開口念誦、蓮花念誦、金剛念誦、瑜伽念誦。這四種方法,一般來說也可以說是四個層次,但各有其獨立的特殊功用,不可執著。

 

開口念誦首要調氣,調氣就是調心。調氣念誦,就要聲氣合一。從喉輪到頂輪這一部分的氣脈很難通,要一口氣一口氣、心氣合一地出聲念誦,等於在修氣修脈。一開口念誦,沒有妄念妄想,自然身氣專一,而且身心皆空,感到與法界同體。開口念誦眼宜睜開,與外界自然之光融成一片光明,化為無相光,身心俱忘。一口氣一口氣地念,為的是使內心氣脈打開,那麼心輪、頂輪、大樂輪等整個氣脈就會逐步打開。開口念要舌頭在拌動,脣齒不動。念時要回轉來聽自己的聲音,不是聽別人的,念到速度相當快時,便自然由開口念誦轉為金剛念誦,即心氣慢慢自然向內合一,嘴巴自然不動,脣齒微動或不動,而只由舌根彈動了。

 

開口念誦中有蓮花念誦。蓮花念誦是觀自心月輪上或自己舌心上有蓮花,蓮花上有白螺貝,從螺貝中發出妙音,產生念誦。蓮花念誦一般是開口,唱讚也同樣可用蓮花觀想唱讚。深入一步,閉口念誦也可以蓮花念誦。

 

金剛念誦是脣齒不動,而以舌根彈動。舌根就是心苗,心氣合一,心平如鏡,念的很慢,但不能太慢,太慢又多成唱誦了。

 

唱誦也是開口念誦之一種。唱誦每句最後一個字音拉長,在這音的平上去入音節內舌頭去彈動。調子雖是固定的,但腔可因人而異。入聲的氣是往內部下沈,吸進氣內不往外散。念得如法,喉輪自開,而且因耳通氣海,耳根自然向內反聞自性,不往外求,心氣合一自然而得,得止得觀並不難。唱誦修好了,氣息深長微細,睡時無呼吸聲,這就是龜息。佛教梵唱不僅是清淨的音樂,要懂華嚴字母,要通聲明,而且是修煉身心的法門。修煉得法,一開口就梵音清淨,人一聽妄想雜念就沒有了。能修到如此境界,這種軟修法門的唱念就功德無量了。這軟修法門的方便力,要同時與華嚴字母的咒音配合研究,再以觀音法門的修法,回轉過來自己聽自己的聲音,內聞心聲,達到入流忘河的境界,再進而反聞聞自性,性成無上道,就會發生種種感應和種種成就。

 

金剛念誦也是一口氣一口氣脣齒不動地念,音聲氣脈都在身體裡面念,猶如一身千百萬個細胞都在動、都在念,全部身心都投進去了,成為金剛誦。因為人身體的障礙、四大的老化全在一口氣,所謂習氣也是一口氣,習氣不能轉化就是氣質不能轉化。氣質是個真東西,它不改善,身上的情愛欲、業力就難克服。這所謂的,不是呼吸之氣,但要轉化它,倒先要從呼吸之氣開始。金剛誦就是心氣脈震開,完全融合在一片音聲海里,然後轉為光海,即由氣、聲而光。

 

修定與念誦,一般都容易犯兩種毛病。一種是散亂,就是攀緣不止,由甲想到乙,由乙想到丙,由東事想到西事,由南地想到北地,念頭不易集中。一種是昏沈,就是昏昏欲睡,沈沈不起,不肯用心,提不起正念,甚至身口意觀想的念頭都沒有,那是嚴重的昏沈。很多畜生,尤其是低等的,大部分時間都在昏沈中、在睡眠中、在冬眠狀態中。天氣冷打坐,覺得很清淨,很舒服,那是細昏沈,一種變相的冬眠狀態;氣候太熱也會昏沈,只想睡眠。一個是陰的,一個是陽的,天氣冷的昏沈是內斂的,天氣熱的昏沈是外耗的。對付昏沈的有效辦法之一就是閉氣。閉氣不是寶瓶氣,做法好像差不多,實則有別。氣一閉精神就來了,然後提神沖上來,氣勢就不同了。真修持人的聲音,句句從胸襟中流出,每個聲音從丹田發出,自自然然的,不假造作。所以常人之息以喉,真人之息以踵。

 

一口氣一口氣地金剛念誦,如同煉九節風(藏密修煉氣脈的一種功法)一樣,念到後來,連肚皮都癟進去了,沒有了,還在念,最後放鬆,自然吸氣,充滿了再開始煉,很有奇效,身體精神越來越健旺,乃至兩腿坐不住。氣脈念好了,一直念到下面氣通了,自然經過會陰那裡,一路一路都會自己震開了,到了大腿、膝蓋、足底心,連十個足趾都在發樂,最後沒有身體感覺,完全在一片音聲海中。音聲海是什麼?空的。念念皆空,念念皆有,然後法界同聲、此身同空,投入本尊佛母與我合一的心海中。這時念速等同光速,念速比光速還快,沒有進程,當下成辦,不假方便,自然感應。

 

瑜伽念誦就是心念,也是默念。意要觀想,都攝六根。耳根回轉來(內聞),眼根回轉來(內視),身心念頭與觀想配合為一,纔能得止。其中也同時修慧,也就是參禪合一,即觀照自己,觀照得清清楚楚,忘卻身軀,融化身心。觀照同時,也就是密,也就是禪,即觀即照,即照即觀,即觀照,即是止,即是定。都攝六根,淨念相續。

 

正常念誦是正常發音,瑜伽念誦是聲自內發。瑜伽念誦,心聞在念,氣脈在身體裡頭震動,發生動搖現象。可以讓它動一下,不讓它動也可以,應收放自如、恰到好處。人的念頭一般跟隨人的受陰(身體所受種種感覺)走,所以它纔會動。如果念頭不跟感覺跑,這個身體坐在那裡,就是一具白骨,甚至白骨都沒有了,由氣而聲而光,發光了。等於一個虛架子,一層很薄的煙霧一樣包著身體,內外都是光明,都是氣,哪裡會動!不動了,我不理會你這個受陰,不管酸也好,麻也好,脹也好,舒服也好,都不管。你覺得舒服,一耽溺這個享受的滋味,你就會被受陰所困,色受想行識五蘊就不能解脫。所以修定要捨,千萬不要被受陰困住。話說回來,因為常人一般不易得定,氣脈不能通,不能解脫色聲,所以修禪定要你先得喜得樂。先發起樂,再得喜,那也是為了打破受陰,是打破身中業力的一個轉機。這是以楔出楔的道理,拿這個釘子去除那個釘子,最後再把它拔掉。所以修定要不執著,要能捨。

 

真言密咒多從吸氣時默念,呼氣時不念,這是異於常人念誦法的。在念誦時也多與觀想結合,有緣形、緣聲等說,克立大師在《密宗道次第論》中對此有詳透說明。


藏密的口密在持三字明
 

嗡阿吽三字明是藏密主教金剛總持即普賢如來的根本咒,代表佛的三密。字代表佛身,字代表佛的口密,字代表佛的意密。普賢如來即是普現,普遍現前,意譯妙密,普賢就是普遍而賢善地充滿一切處所、無時無處而不存在之意。三字明正是充滿人類宇宙的根本法音。 

 

梵文 ()、藏文 ()字:它是宇宙原始生命能量的根本音,是形而上天部的聲音。它含有無窮無盡的功能,是佛部的聲密。在人體而言,它是頭頂內部即腦部的聲音。修持藏密定功時,是人體中之氣轉向腦部所發之聲。內聞時,它的聲音與自己所聽到的心臟與血脈流動的聲音相近。修藏密定功,必須懂得字發音的機括妙用。最低效果,它可以使頭腦清醒,精神振發。傷風感冒,連續不斷念此字音,可使頭部發汗,不藥而愈。

 

可以說,嗡是中脈音,是梵穴輪音;是天部音,是佛部聲密;表示佛的身密。

 

梵文 藏文 ()字:它是宇宙開闢、萬有生命生髮的根本音,是人與動物生命之間的開口音,同時是世間一切生命開始散發的聲音。它具有無邊無際的功能,是密宗阿部的開口音,是蓮花部的聲密。

 

人出母胎,呱呱墜地,開口第一聲就是音。小兒說話,最初就呼父母,無論中國人喊爸爸媽媽,英語系喊fathermother,都是音,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日本東密,以阿字本不生,概括金胎不二兩部大法,包括全部曼荼羅,其尊重可知。蓋阿字本不生,應如實知自心,自心為息,即息之本聲。

 

在人體而言,它是心臟內部即心部的聲音。修持藏密定功時,是人體中之血轉向心部化而為氣所發之聲,也是氣轉而至喉所發之聲。內聞時為無聲之聲,開口即聲。修藏密定功,懂得阿部音的妙用,就可以打開身體五脈輪結,同時也可以清理臟腑之間各種宿疾,修習久之,可體會內臟氣脈震動之效果。

 

可以說,阿是心音,是喉息輪音;是人部音,是蓮花部聲密;表示佛的口密。

 

梵文 、藏文 ()字:它是萬有生命潛藏生發的根本音,是物理世間地部的聲音。它具有無限無量的生發功能,是金剛部的聲密。

 

物質世界,天上雷鳴,地下地震,都是音。藏密特重音,以音通一切音,表五方佛之心。觀想字,可轉五煩惱成光明五智。

 

在人體而言,它是肚臍內部即丹田的聲音。修持藏密定功時,乃氣轉至丹田臍輪所發之聲。內聞時為雷鳴或地震之聲。修藏密定功,懂得以吽部音來念誦,可以震開脈結,促進新陳代謝,啟發新的生機,最少也可達到健康長壽的結果。

 

可以說,是丹田音,是臍輪音;是地部音,是金剛部聲密;表示佛的意密。

 

修持藏密,如修大圓滿法,其前期的功法次第是:七支坐、九節風、金剛誦、寶瓶氣、拙火定。其中金剛誦就是藏密的六妙門。六妙門又分為兩部分,即四息法和三字觀。四息法就是數息、隨息、止息、觀息,這是修密乘金剛誦的四種方便。在四息法的基礎上修三字觀,即觀想嗡阿吽三字為進氣、住氣、出氣,即出息、入息、住息都變成嗡阿吽三字,以通解遍身脈結之氣,這就是藏密六妙門的還息和淨息。修持功法,還需要師父口授。
 
摘錄自:

 http://tw.myblog.yahoo.com/jw!k4YtbdeWQE4nObkf0uyeRdJPQQ--/article?mid=455&prev=457&l=f&fid=6

    全站熱搜

    a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