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的作用應該是被肯定的;它是用特定的音符和特定的語句所組成的符號,代表著特定神明或佛菩薩的尊稱和力量,從原始民族的宗教起即已發生。咒語的出現,一般是透過所謂通靈者的媒介,由神靈所傳授,而為民間所採用,不論東西方,都有咒語的流傳、使用和信仰。在中國民間,符咒並用。符是用筆繪成的 符號,也是代表特定神明的靈力,所以,遇到一些小不如意事,以現代人所稱的民俗治療法,也可以產生療效,由所謂民間信仰的符咒力達到驅邪、避凶、趨吉的目的。

 

在釋迦世尊時代,也有少數弟子採用類似的咒術,而為佛所不許。佛滅之後,佛教徒的分子漸漸複雜,有些本來就是外道的咒術師,皈依三寶而出家為比丘,故在《四分律》卷二十七、《十誦律》卷四十六等,有用咒治病的記載。然依根本佛法,應該是有病看醫生,有災難要懺悔、存善心、做善事,才是逢凶化吉、解冤釋結,消除業障最好的辦法,所以,原則上並不重視咒語的使用。(請參閱拙著《世界佛教通史》二一五及二一六 頁)

 

可是,以同一種特定的語句反覆地持誦,便會產生咒的力量,其中固然有代表神明的靈力,重要的還是持誦者的心念集中之力。所以,持咒者持誦越久,效驗越強;如果能夠專心一致,反覆持誦同一咒文,也能達成統一身心,從有念而至無念的禪定效果。所以,後期的佛 教,也不反對使用持咒的法門,並且由於梵文的咒有總持的意思,就是以一咒的咒法,統攝一切法,任何一咒語,只要修之如法,持之以恆,都有相當大的效驗。主要是因持咒兼帶持戒、修定,產生慈悲心和智慧力,必然能夠去執著而消業障,這樣也必定能感通諸佛菩薩的本誓願力。

 

因此,什麼叫咒王?以總持的意義說,任何一咒,持之得力,都是咒王;除了邪法、邪咒,用來損人利己,或者是報復、報仇、洩憤等以害人為目的的咒術之外,都可以持誦。

 

早期的中國佛教,也不重視持咒,如果持咒便被稱為雜修、雜行,故雖早在魏晉時代,就已譯出了「孔雀王經咒」;而「大悲咒」則在唐高宗時代就已翻譯成了中文, 這都是密教最初傳入中國的事。但直到宋朝,才被天台宗的四明知禮大師予以提倡而普及。「楞嚴咒」在晚唐時期,即已流傳於中國,卻到了宋以後,隨著《楞嚴經》的普及受到重視,才被各寺院所持誦。到了明末之際,所編成的《禪門日誦》課本裡面,開始收有許多的咒語。

 

因此,在唐、宋時代傳到日本的佛教,並不流行咒語,除了密宗之外,也並不重視咒語,他們的淨土宗專門念佛,禪宗專門參禪,天台宗專門修止觀,對我們近代的中國佛教,大家都兼修持咒法門的現象,日本佛教界會感到很奇怪。但是,在中國民間因持大悲咒而得感應的例子,相當顯著,所以,我們不可反對持咒法門。

 

現在佛教所用的咒語之中,多半是神天的名字,和代表神力的尊號,這是因為大乘思想,將一切善法的力量和產生功德的作用,都視為佛菩薩的權現和化現,所以將一 切神王、鬼王視為佛菩薩的代表。既然是佛教所用的咒語,一定有佛菩薩的名號在內,也有皈敬三寶的語句在內,不過是用梵音的直譯,而不是用漢語的義譯。比如 說︰「南無佛陀、南無達磨、南無僧伽」,便是皈敬三寶的梵語,如果持誦「南無觀世音菩薩」,那就成了語意明瞭的咒語。

 

真正持咒的人也講咒音,最好是以梵語的原音發音,而且每一個音節在印度都有它一定的意義和作用,所以,今人有說「阿(ㄛ)彌陀」的ㄛ最好能發音為「阿(ㄚ) 彌陀」不無理由。但是一切修持法門,以心為主,音聲是其次的,千百年來中國人念「阿(ㄛ)彌陀佛」,並沒有發生什麼不良的後果或作用,也沒有因此而打了折扣的記錄。大悲咒也是一樣,今天的西藏人、韓國人、日本人、越南人和漢人都持大悲咒,發音彼此各異,可是也能收有相同的效應。

 

所謂咒語的密付、密傳,是那些被西藏佛教列為高層次的密法,即瑜珈密及無上瑜伽密,有他們一定的儀軌和修法的程序,重於心理的引導,故需要師師相傳。普通運用的咒語則不需要。

 

今日的附佛法外道及自稱上師的神鬼教,都有密法密傳之說。在印度的各派外道中也有這種現象,比如現在流行的超覺靜坐,就有它的字訣密咒,臺灣的一貫道也有五字訣。對正常的社會而言,這種密法的流傳,是不健康的現象。

 

引用自http://www.driller.idv.tw/?p=21

 

持咒一定要知道咒的意思嗎?

咒是秘密真言,因此誦咒時最重要者在於專注一境,心無旁騖。   

  

從前有一位老和尚於行腳途中,見到一座山上出現紅光,心中明白此異相必是某位修行人的功德所致,於是上山一探究竟。結果發現了一位以持咒作為用功法門的老婆婆。老婆婆告訴老和尚她每日都念「唵嘛呢叭咪牛」,數十年如一日。這時,老和尚慈悲地告訴她:「你唸錯了,應該是『唵嘛呢叭咪吽』才對。」老婆婆一聽:「原來我竟念錯了數十年!」於是立刻更正了過來,但是心中卻感到非常地懊惱。

  

老和尚向她告別後,到了山下,向山上一望,原來的紅光已變成了一團黑氣。於是他又走上了山,告訴老婆婆:「唉呀,我剛剛是跟你開玩笑的,你原來念『唵嘛呢叭咪牛』是沒有錯的。」此時,老婆婆心中的罣礙與悔恨頓時消失了,展露出笑容說:「師父啊,您真是愛開玩笑呀!」老婆婆從此又改回了她原來的念法,而山上又再度現出了紅光。   

  

持咒的功德,最重要的並非在於發音,而是心念的虔誠、專注與否。老婆婆心中充滿了惱恨時,即使咒念對了,卻絲毫無有感應,心中的懊惱與善法不相應,所以散發出黑氣;反之,她先前數十年雖然一直念錯了,可是因為制心一處,故與佛法相應而產生瑞相。但是,話又說回來,這樣說並不就表示持咒可以隨便亂唸,其重點乃在於制心一處,如此則能產生諸功德。例如誦大悲咒能得道心純熟、眷屬和樂、他人恭敬信賴、龍天善神恆常護衛,乃至一切煩惱罪障悉皆消除,而得身口意之清淨。誦咒與誦經稍不同,誦經需知其義理,以令思惟通達,不僅定心,亦可開智慧;而持咒主在令心定,因此,咒均不譯其義,所以誦大悲咒時不知其原來的意思是無妨的。   

  

玉琳國師曾開示課誦之意義:「凡念誦者,身要端肅不懈,口要念誦貫徹,意要注心不移。」如此,口能出音明爽,身能輕安自在,自能感應道交。

 

轉載自http://www.ctworld.org.tw/questions/088.htm  

 

持咒的要領及回向- 耕雲先生  
 
  

問:持咒如何持才是正確?要不要迴向?

  

答:持咒可以消業障,啟發內心的光明,咒又叫總持,把三藏十二部經典濃縮成幾個字,是佛法的總綱。

  

持咒要領
       

第一、不要希求什麽,不求超常識的神秘,佛法是超功利的,一切無求,你所得到的遠比你所求、所想像的多得多。

  

第二、持咒之前先調心,沒有雜念和妄想,也不求什麽,只為朝向發掘真我、追求真實、認識自己而持誦,這是真正的持誦,真正的發心。

  

至于要不要迴向?迴向不迴向都沒有關系。迴向是一種願力,我們的心一念三千,願力可以改變周邊環境,可以改變自我,由凡夫修成佛是由於願力。密宗有活佛轉世,也是願力的實現,絕非迷信。迴向很好,為某事而迴向,為衆生而迴向,為世界和平迴向,為國泰民安迴向,這都很好,如果不迴向,也不會落空,正因得正果嘛!

  

持咒、參禪、觀心都是修行者很好的方便法門,但是要打成一片,有空就提起,坐公車、火車、騎機車……都可以念,可以默念,也可以用只有自己聽得見的金剛念。

  

持咒的威力不在咒的本身,它隻是一把鑰匙,可以打開你心靈的無盡藏,持任何一個咒,功德都是一樣。咒愈短愈好,文殊菩薩有一字咒。咒有一個字、二個字、十個字、二十個字的,再多就不頂好。有些咒很長,其實它的本文只有幾個字,持的時間、地點都無限制,睡覺可以持,上廁所也可以持,只要默念、不出聲就可以了。
 

摘錄自http://www.wretch.cc/blog/candywu89/11626358 

 

淺談咒語的原理與作用


咒語,在中國廣闊的土地上已有數千年的歷史。它除了有一定的神秘效應之外,

更主要的是順應了自然規律,孕藏有宇宙信息,並包涵了豐富的科學道理。


 

一、神秘的咒語

 

在傳統文化中,咒語恐怕是最難說清楚的一種奇特文化。它不但在東方有,實質在西方和各民族中都有。從某種子意義上講,咒是聲音能量的相互傳遞,是一些經有超常思維者,或有特異功能的人自然地發出的一種帶有高能量的語言,也是通過上師傳承和常時間修煉掌握的一種真言密語

 

咒語,實際上是語言中的一個組成部分。而人類的語言是十分奇特的,大約有幾千種。人類運用語言來交流思想和表達感情。而語言不論是狹隘還是廣義的,它都是宇宙中聲音能量的一小部分。根據太極原理,語言也應是宇宙的縮影,是一種動態的符號,含有特殊的結構。

 

語言作為一種物質材料同自然界的其他聲音一樣具有物理性,一切聲音都是由物體振動而產生的一種能量轉換。音樂也屬語言,不同的語言和不同的音樂之聲可構成不同的氣氛。從生命學的角度去看,不同的聲音可構成不同的物質和不同的場。從物理聲學的觀點來看,人類發聲器官可發出的音素可以說是無窮無盡的。一句好聽的歌曲和一句祥和的祝辭,可以讓我們喚來一天的祥和及寧靜。

 

19世紀初,瑞士語言學家費爾迪南索緒爾在他的《普通語言學教程》中提出了語言是一種符號系統的主張。而符號是事物的代表,是某種事物的標記,而咒語則更是語言中神秘的特殊符號和標記。

 

語言是一種物質,一種能量,是物體受到外力的作用,發生振動而使周圍空氣也發生振盪形成的音波。西元前二世紀的《靈樞憂恚無言》即已闡述了人體發音的結構和機制。如曰:喉嚨者,氣之所以上下者也,會厭者音聲之戶也,口唇者,音聲之扇也,舌者,音聲之機也。語言具有物理、生理、心理等自然屬性,咒語同樣也是這樣。而不同的是咒語帶有更加複雜的顯性及隱性資訊,它能突破時間,空間的限制,與宇宙中深藏的精神內核同步和吻合,是一種特殊的天人合一聯繫工具。 

 

每一種語言都帶有一定的功率,而咒語是在超常態下,在意識朦朧中發出的高能量資訊。咒語可以在人與人之間、人與動物之間、人與宇宙之間互相影響,相互傳遞。是由聲波、意念波,甚至有光波作為介質將被凝集的高功資訊能量,準確、迅速、方便地傳輸到人與動物及其它物體當中,它是無形和有形兩者之間聯繫的橋樑和紐帶。著名學者南懷瑾先生在《道家、密宗與東方神秘學》一書中對咒語曾這樣講到:難道音聲的本身,真正具有神秘的作用嗎?事實上這是真的。

 

咒語,是借助口型傳言發出的一種內動力,但能量的大小因人而異,品質和效果絕不相同。有些人念咒時甚至可以不發出聲音,通過默念調動相應的內氣振動喉管,噴發出具有靈力的資訊流。

 

在傳統文化的古籍記載中,咒語的功能大致可分為:息災滅禍、祈福保安、增益開慧、強身治病等作用。由於咒語凝集了自然界中的特殊資訊,施術者本身的嗔氣,加上隱態能量的幫助,其作用和威力是巨大的。它可傳播到很遠的地方,可振動相應的目標、臟腑和其他物質。用咒語治病可使施術者節省大量真氣,減少自身損耗,獲得事半功倍之效。咒語具有方向性、思維性、目標性等幾大特點,它不但可治病,也可制人,甚至可給隱態物質傳達資訊,它有特異的調動宇宙能量的功能和作用。

 

咒語在世界廣闊的土地上流傳了數千年,可以說有極強的生命力,就是在科學高度發展的今天仍未見其泯滅於世。目前,仍有許多落後的部落和民族在廣泛信仰、流傳、使用。人們念著一定的咒語,就可裸身赤腳過刀山,下火海而不受任何傷害。咒語有能量分佈、聚集、轉化的特殊變化功能,可吸收宇宙間許多未知的能量,它是用特定的音符和特定的語句構成特定的符號。

 

二、道家的神咒和佛教中的密語

 

咒語的作用應該是被肯定的,它是用特定的音符和特定的語句所組成的符號,從原始民族的宗教起咒語就早已出現。

 

咒語又稱真言密語,除在民間流傳之外,也是道家和佛家的特異修持功咒。在藏傳佛教的密宗中,真言為真實不妄的言詞。《大日經疏》曰:真言,梵曰漫恒羅;我,即是真如語不妄不異之音。在釋迦世尊時代,就有少數弟子誦咒而為佛陀所不許。中國早期佛教也不重視持咒,被稱為雜修,但隨著佛教徒成員的漸漸複雜及神奇的效應,咒語再度流行。故在《四分律》和《十誦律》等經書中都有用咒語治病的記載,但原則上顯教不象密教那樣重視咒語。

 

咒語,在我國古代早已使用。如馬王堆古墓中就有:嗡、啊、嘛、嘧、吽五字口訣。咒,同祈告。《後漢書七一諒輔傳》曰:時夏大旱••••••輔乃自暴庭中,慷慨咒曰。另外中醫祝由”,也含有咒語。《說文》中講:祝者,咒也。咒:梵語稱陀羅尼為佛密而不宣之語,斌宗法師曰:咒有神妙不測的力用,雖不可解,但行者能一心虔誠持誦,久之自能發生靈感,獲得神效,成就一切不可思議功德。密宗認為:咒語為佛菩薩,金剛等在定中所說的密語,由真如心中流出,真實不虛。因此有不可估量的功能,並代表著特定的神明或佛菩薩的尊稱和力量。如四臂白觀音心咒為:嗡、啊、洪、呐、嘛、呢、叭咪、哞,觀世音的名號六字真言等。

 

道家稱咒語為口訣”“神咒秘咒。為之咒力更大,常和書符並用。在道家符法理論上,主張以內丹和行氣為書符之本,認為符之靈全靠氣之行。故有書符不識竅,卻被鬼神笑,書符若知竅,驚的鬼神叫之說。《清微元降》又曰:符無正形,以氣為靈。所以書符要靠存想,引導和施布精氣。

 

在道家書符誦咒時還要和掐訣配合。掐訣又稱:握訣、法訣、神訣、手訣等,是指手指在手掌上掐某些部位或結合成某一種固定的姿勢。據說可起到感召神鬼,摧伏精邪的作用。所以手訣也視為一種秘訣,一種竅門。《太極祭煉內法》曰:或問掐訣者何也?曰訣者竅也。而實際上掐訣與穴位有著極大的關係,《黃庭經》雲:子為人關把盛衰,則手能握,一身之造化,掐子則腎水之神盛,掐午則心火神盛••••••有說,不可盡究。

 

道家書符咒有總咒和分形咒兩大類,發符時有敕符咒、遣將咒等。六字訣功法在我國歷史悠長,最早記載見於春秋戰國時代。莊子《刻意篇》曰:吹、響、呼吸、吐故納新、熊頸鳥伸、為壽而已矣。而這裏提到的吹、響、呼吸就是六字訣功法的雛形。

 

道家的六字訣是在相當長的歷史中逐漸地充實完善的。孫思邈在《千金方》、鄒樸庵在《太上至軸六字氣訣》、胡文煥在《修類要訣》、高濂在《遵生八箋》等書中均有詳細記載。道家根據六字訣與時間的關係,又提出了與自然界的陰陽升降和人體臟腑氣脈息息相關的四字訣。即:春噓明目本扶肝;夏季呵心火自由;秋泗定致金肺潤;腎吹唯要坎中安;三焦嘻卻隊煩熱;四季長呼脾化餐;切忌出聲聞口耳,其功尤勝保神丹

 

密宗的咒語數量最大,幾乎是一個上師一種咒。為使咒語神效更大,密宗常以:口誦真言,(語密)手結契印(身密)心觀佛尊(意密)相結合。《陀羅尼集經》說;若作手印誦諸咒法,易得成驗。

 

手印也是一種語言,表示一定的含義,並可輔助真言,起到自我暗示的作用。佛家手印主要分為:陽印、陰印、半陰陽印、陰陽接氣印、金剛掌變印、施願印等。另外按密宗手印五大組合法規,基本符合中醫經絡陰陽,五行相生相剋的原理,有助於氣血交流,開合、升降、抗衡。

 

三、持咒的要領和方法

 

咒語是帶有高能量的資訊流,決非簡單的音頻聲波所能概言。謝煥章教授曾經講述:咒語有物理性能,它能產生次聲波,助長功能。所以說咒語不可泛泛而念。六字訣也是這樣,需要有一定的操作要領。

 

《去病延年六字法》中曰:口吐鼻吸要配合動作。方法是:念字時要雙手交叉放在頭頂,對心腦血管疾病、失眠、高血壓有效;念字時席地而坐,雙手抱膝,意守腎臟。對腰腿 無力、耳鳴、腎虛有效;念字時雙手交叉按後腦骨,用力睜眼,意念肝部。對肝火旺盛腫大,消化不良有效;念字時立姿挺胸,雙手後伸。對肺病、氣管炎有效;念字時雙手重疊緊貼肚臍。對消化不良,口吐酸水有效;念字時仰臥瞑目意念胃部,先將氣呼盡再閉嘴吸氣,腹壁放鬆後再重新呼氣。對胃病,咽喉腫痛,小便不利有效;另外念字時兩手指相對托物狀,放於小腹前,隨吸氣漸漸上提,接著呼氣兩手下翻順壓。

 

任何咒語都包括入靜和觀想。密宗念咒時有:(一) 計數念誦;咒語念十萬遍可以從量變引越質變。另外在計數時可幫助排除雜念,儘快進入虛靜狀態。(二) 蓮花念誦;念咒時出聲,兩耳專注傾聽自己的聲音,這種方法可集中意念,強制入靜。(三) 唇吻念誦;唇微動,半出聲,能使自己儘快進入功態。(四) 金剛念誦;誦時唇齒不動不出聲,唯舌動默念。(五)光明念誦;口誦咒時觀想從口中放出光明及蓮花。(六) 隨息念誦;誦咒時注意呼吸出入並與之和諧。另外還有心意念誦有聲念誦真實念誦等多種方法。

 

在持咒需手印配合時,要必須做到:身體正直、雙腿盤坐、全身放鬆、頭部平正、舌舔上齶、口齒微閉、鼻臍一線及雙目垂簾的標準姿勢。在結手印前還要先降氣,即兩手迭放於百會穴接到氣後,雙手再沿任脈下引至丹田。待丹田氣充實發脹後,再用收腹提肛法將氣提到尾椎,從尾椎沿督脈到大椎直到百會。另分兩條氣由大椎至兩肩下貫掌指,這時兩手才可作出各種手印。

 

誦念咒語時必須掌握要領,不然難得其神髓,也難發揮作用。《大日經疏》曰:真言之相,聲字皆常,常故,不流,無變易,法爾如是,非造作所成。

 

任何一個字的聲調都有陰平、陽平、上聲、去聲、輕聲五種。咒語的秘訣就在於尋找准音定音兩個法竅。一般字旁加以示特別區分,而咒語一般都是左邊加。所謂真言就是各人不盡相同,需要自己尋找。古人曾強調:字旁加口意深沉,法需調神亦調心。不明玄要勿開口,念法細研字中韻。

那麼什麼是准音真言呢?當你誦咒時聽到一種聲音突然感到悠然雅致,閉目後很快直入寧靜心田,這就是自己的准音。尋找真音時要將咒語中的每一個字訣讀音拉長,分別用五種聲調去細心感受。當某種音調在發出後,突然覺的體內和雙手氣感很強,震動最大時,這就是真言。接著一個字一個字地尋找,直到掌握全部咒語。

 

六字真言所發其聲與五臟六腑和經絡氣血都有密切的關係,一字一音各有所屬,以聲領氣於人體相應部位。在念字時,音從中脈發出升於喉,張口微聚在口腔迴旋後出鼻腔充於有關七竅,可治眼、耳、鼻、口頭之病。念字時開口喉音,上下唇先合後開,感覺天突穴發麻並波擊兩臂兩掌有振,可治喉炎、咳嗽、臂痛,肩肘炎等疾病。念字聲振胸心並反射於手心,可治心悸、胸悶、肺癆之病。念字是唇音,先閉口後開口,內氣從前至後貫通下丹田、命門、腰部。對腎炎、腰痛有一定療效。念字時口微開聲向下,內氣沿帶脈轉動傳至小腹,可治腸、腹、下焦等病。念字時兩膝微屈,聲沿雙腿下行至腳心,可治下肢,腿痛,關節、腳疾等病。

 

一般來說念咒要熟練操作萬次以上才能以心應咒,咒力的大小與念咒人內在的功力大小成正比。只有內功修練到一定的層次,誦念時身心意念深深地溶於咒語的意境之中,才能調動各種不同的資訊,產生較好的效應。另外最好還要理解咒語的真實含意,在密宗中持咒就有這樣的要求:若但口誦真言,而不思唯其義,雖世間義利可成,豈得成就金剛體性。

 

在藏傳佛教的密宗持咒中,還有秘而不傳的顏色加持法。在誦咒時,觀想咒字及一定的顏色。按一定規則變化,並與調息、升降、內氣配合,則能產生驚人的效果。

 

很多咒語在不同的場合均有不同的效果。在念咒時要與天時地理、子午流注、陰陽平衡相配合,要避開不良的資訊干擾和不好的自然環境等其他不利因素。這樣才能達到與宇宙和諧共振,天人相應的加倍神效。

 

四、咒語與音療原理淺釋

 

在古老的文明古國印度和中國,音樂思維發端甚久。古印度很早就建立起將音分類的概念,並將七音階與宇宙中的星球和地球上的四季及動物界各禽獸鳴叫相比。我國傳統的五音也是這樣,不但與動物界中的豬、馬、牛、羊、山雞鳴聲相對,而且得名於宇宙當中的二十星宿。可見人類早期的音樂思維理論都是來自于自然界裏豐富的音響之中。

 

高雅的音樂可以陶治我們的情操,不協調的噪音可以令人心煩意亂,不同的樂曲可使身心產生不同的反應。自然界是音的世界,正如愛因斯坦所說:世界可以由音樂的符號組成。人體也是音的世界,當有益的音樂進入大腦後,可使人體氣血精神旺盛、臟腑經絡調和,使人的情緒起到一定的激發作用。聲音是一種能量,也是一種資訊,現代資訊理論認為:資訊是從物質到精神現象過程的轉化物。據《帝王世紀集校》記載:早在遠古堯帝時有個樂官,他仿效山川溪穀的聲音,作了一支名叫《大章》的樂曲,人們聽了這首樂曲後,大家都能心平氣和,減少了許多無謂爭端,這就是我國史料記載的第一首樂曲。

 

現代醫學證明,人體內部有生理節奏與振動頻率。如果用外部的音響配合人體生理節奏,就會引起極大的心理反應。著名音樂家貝多芬曾說;音樂應當使人類的精神爆發出火花。何謂音樂呢?先秦典籍《樂記》曰: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音樂來源於自然,也來源於生活,更來源於生命的方方面面。音樂雖沒有形象性、可視性,但它有時代性、可感性。它可調動記憶形象,激發情感反應,它能與自然交感和諧,能與人體器官極化共振。

 

音樂不但可影響人體的情緒,它還有治療疾病的作用。早在西元前五百年,西方的畢達哥拉斯就曾說過聲音和音樂有療疾的特殊功能。我國早在春秋戰國時期也提出了五音醫學理論。《黃帝內經》曰;五臟有聲,聲各有音,人有五音,即宮、商、角、徵、羽,其聲大而和,輕而勁,沉而深,聲音相應則無病。又曰:宮亂則病在脾,商亂則病在肺,角亂則病在肝,徵亂則病在心,羽亂則病在腎,五音聲亂則有五病。古人從發聲而知病,這表達了五音可直接溝通人與天地自然的關係,架起了金、木、水、火、土五行與人體臟腑相通相聯的橋樑。

 

2000119日《世界科技譯報》消息,兩位元日本學者經長期研究發現:將人體白血病毒II型的DNA堿基排列順序配成樂譜演奏後,給聽眾的感覺竟是沉痛的哀傷感覺,就象用音樂向人們講述某種不幸。而將人體胰島素受體β鏈的部分堿基排列順序寫成樂譜演奏後,發現它與波蘭作曲家蕭邦的葬禮進行曲非常相似。

 

DNA音樂的發現引起科學界極大興趣,各國科學家已將不少DNA譜成優美的樂曲演奏而大受歡迎。DNA音樂揭示了生命與音樂的本質聯繫,這意味著音樂是生物的最高本能——生存與生命延續後代欲望的本能。

 

所有生物的DNA結構序列都是音樂的體現,而生命是在音響律動的環境中形成。DNA的堿基可轉換成音樂的音符,反之音樂的音符也應能轉化成DNA的堿基。生命是在宇宙的各種交響樂中孕育誕生,而體內基因對音樂節奏的諧振是這種精神迷戀的物質基礎。故音樂與咒語可撫慰、馴化、誘導生物行為,是調節生理機能的環境因素和直接與間接的物理因素。

 

19世紀法國醫學家報導了音樂成功地治療好精神病患者的消息後,音療的作用已逐漸被社會大眾承認。音療是有一定科學道理的,它對人體具有物理、心理、生理等多重治療作用,那麼咒語及其它特殊聲響可以療疾就應該能夠理解了,因為它們都屬聲能的範疇。

 

據文獻報導;巴西有個超能力的女嬰在出生一個月後能用哭聲給人治病。女嬰瑪利亞在教堂接受洗禮時突然哭了起來,此時坐在前排一位患青光眼的婦女瞬間恢復了視覺。另一位有小兒麻痹殘疾的少女聽到哭聲後豁然丟掉拐杖走向女嬰。後來,小瑪利亞用哭聲共治癒數千名患有不同疾病的男女老少。另據報導:義大利著名歌唱家卡盧梭夫,可用他的歌聲震碎幾步之外的葡萄灑瓶。

 

聲音是一種能量,是在物質運動過程中產生的,自然界萬物的運動都會產生能量,而在能量釋放過程中就會產生音聲。咒語也有能量,而且是高強度大功率的特殊能量。咒語分有聲和無聲兩種,而無聲的咒語可遠遠勝於有聲。一切咒語都應是發生在潛意識狀態下的帶功語,攜有很強能量和資訊,它可震動身體內部的器官和氣脈,從而發揮調整生命節奏與宇宙諧振的本能。

 

我們知道:次聲是一種頻率低於聽覺下限的特殊音,它的最大優勢是可傳播超長距離。聲波有一特性,即頻率越低大氣吸收越小,0.1HZ的次聲波在空氣中傳播衰減就極小極小。而由修持者發出的咒語其性質近似次聲,它除彙聚有較強的資訊聲能外,它還有穿越障礙超長距離傳播的神效,故能起到激發受動者生命活動的作用。我們還知道,人體器官的固有頻率約是420HZ,可與修持者通過意念發出的咒語頻率相近而可產生共振,故有按摩內臟的作用。

 

共振的力量是巨大的,它是一種感染現象。當一個靜止的發音體遇到一個頻率相同或相近的發聲體振動時就會感染發音。早在秦漢時期,先人就知道了共振現象。《同類相同》中曰:調琴瑟而錯之,鼓其宮則他宮應之。鼓其商而他商應之。

 

在沙俄時期曾發生過這樣一個事件:當一支軍隊的士兵邁著整齊的步伐走過彼得堡附近的一座木橋時,突然發生了劇烈的震動並很快崩塌了,經研究這是由於共振造成。

 

在海上每當大風浪來臨之前,會看到某些海烏和魚類顯的急躁不安,它們能預感到風暴即將來臨。科學家對這種現象研究後發現:這類動物的感覺器官對遠處風暴引起的次聲波有共振作用。

 

在電磁現象中,共振也極為常見。任何無線接收設備都是靠共振原理工作的。物理學家還發現,在小小的基本粒子世界中也有共振出現。當兩個質子碰撞能量達到某些數值時,碰撞機率會成百倍地增加,這種基本粒子叫共振態粒子。

 

由修持者發出的咒語是一種聲頻較低、節奏均等、不斷重複的帶功語音,它還可使受功者的顯意識得到誘導,被抑制的潛意識獲得釋放,並能促進人體與宇宙的同步化和有序化。

 

咒語是以次聲波為載體的生命語言,它不僅有巨大的能量,更重要的還是一種資訊,是一種通過聲能載體傳遞出去的生命資訊,它包含有許多未知複雜的成分。在持誦咒語時,常常要用意念觀想。錢學森博士曾說;意念力實是人腦作用的一部分,人腦本身就是一個開放複雜的巨系統。

 

在數十年前,英國的喬治德拉瓦爾經三年艱苦努力發現了一個具有深遠意義的事實:人類的意識可以影響細胞的生長。當我們希望某種植物快速生長時,我們可將種子放在自己手裏,用虔誠而堅定的態度祈求植物生長,這樣可使您得到意外的收穫。

 

我們知道生物的形狀和特徵是經數萬年的演化而確定下來的。但美國的路德布林班在他寫的《人類對植物的訓練》一書中提到了一項驚人的實驗:仙人掌的針刺主要是為了保護自己的,但他常用心或語言對仙人掌說:不要怕,你不需要針刺,我會保護你。經過數年培育,仙人掌終於改變了自己的特徵變為無刺。

 

南京師範大學李豐等人在嚴格的實驗條件下,用CT3直流高斯計做意念測試。當讓一些有功能者集中意念于高斯計時,發現儀器表頭指標讀數明顯偏轉增大。

 

意念力的作用應該是被肯定的。它不但在近距離有效,就是在很遠的距離外也同樣有效。美國新澤西州的電子專家皮爾保羅索文曾做作過這樣的試驗:他同女友坐車到了遠離住所80英里的地方郊遊,當他們異常興奮時,意念的作用使住所里加有音頻震盪器的植物發生了明顯的電流反應。

 

意念力的作用是驚人的,《中國體育報》上就曾刊載過意念克癌的文章:我們首先放鬆身體進入功態,然後想像默念一群白細胞進入病灶處攻打癌細胞,直到最後勝利。美國癌腫學會已故主度尤金彭德拉博士曾說:在我們的精神中有一種力量,能發出強大的力,這種力既能加速也能阻止癌症的發展。

 

宇宙和人體的運動是和諧的,存在著秩序與數的關係,咒語的振動頻率也是一種數的關係。我國先秦時期的《呂氏春秋》一書就記有音樂與語言是數的基本理論。而咒語頻率振動之數與人體器官固有頻率和合就會產生共振,與我們體內的意識互相呼應就可產生能量,與宇宙間的資訊能量相呼應就可喚醒生命的最深潛能。咒語中包含有心理作用,但心理作用本身就是一種科學。

 

人的存在不是一個孤立的存在,而是一個溝通所有生命與非生命的整體。自然不是一個客觀的自然,而是與人體息息相通的生命化自然,生命就是存在於無限交感的統一體中。

 

咒語和意念的作用不但對生物體有效,對宇宙中的自然物體同樣有效。在西藏有些喇嘛誦念咒語可以使雪山發生雪崩。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的研究員曾做過試驗:將兩面鏡子相對而立,用電子儀器嚴密監視鏡子間距離變化,然後隨機找人用意念使兩面鏡子距離縮短。經幾千人次試驗後發現,兩面鏡子的距離確實近了,雖然只動了幾萬分之一釐米。他們還試驗用意念使儀器溫度提高,結論是樂觀的。中國科學院力學研究所副研究員陶祖萊曾說:實驗證明,意識能夠對氣在體外的運動實施有效的控制。咒語是物質,同樣也是一種能量,它與光能一樣可被生物體吸收和儲存。人和宇宙萬物每時每刻都在有聲及無聲之中貫通交流。

 

聲能的力量在一定的條件下是巨大的,據1995612日《參考消息》報導:英國科學家發現了聲致發光的方法。他們將一不定頻率的聲波通入水中,傾刻間杯子裏的水產生了大量的細小氣泡。而當這些小氣泡癟掉之後便產生了比太陽表面溫度還要大的高溫和數十萬個大氣壓的高壓,並在瞬間發出了刺眼的亮光,這個過程被研究者稱為聲的空化作用

 

一定頻率的聲音可以導致核聚變的發生確實是不可思議的,而咒語也是一種特殊頻率的聲音為什麼不可以產生巨大的能量呢?因為我們人體是由80%的液體構成。

 

根據愛因斯坦相對論中的預言:任何品質為m的物質必定有相應的能量,即E=mc2 。式中C為光速,E為包括物體所具有的全部能量。這就是著名的質能關係,也是品質與能量之間存在的相當性。從以上公式得知物體的能量如果全部被釋放出來是巨大的,那麼咒語是否可以看成是更加接近質能關係的能量釋放呢?我們是否應該打破物質與意識、物理學與其他學科的界限,最廣泛的發現各種各樣的相當性呢?

 

五、如何正確地對待咒語

 

咒語在我國的產生和發展有悠久的歷史,是勞動人民在長期的生活實踐中創造發明的。由於歷史原因,我們必須承認它是在生產力低下,科學不發達的漫長歷史長河中逐漸形成,有些咒語肯定地說帶有迷信色彩,也不乏有許多施咒者他們根本不懂法術,無有功能而故鬧玄虛。但我們反過來也應該承認有很多咒語確實能產生神奇的功效。儘管它的某些文字顯的有些澀深,使我們產生了玄而又玄的神秘認識,但其中無疑也包含著大量值得研究和探討的東西。

 

現代社會中,宗教與科學的不協調和衝突是有目共睹的。但如果我們去掉宗教中某些迷信的成分,那麼宗教中大量的合理成分及哲學思想完全可幫助社會並啟迪我們的心靈。因為宗教中也同樣寓含有一定的科學道理,並包括眾多當今世界還未認識到的科學真理。

 

對待咒語,我們不必太迷信。既不要刻意追求,也不可盲目掘出,因為對有些咒語至今我們還沒有真正認識。作為中華民族的一種歷史文化遺產它是客觀存在的,我們絕不可用虛無主義的態度待之,而是用科學的方法去分析,去研究,去挖掘、去繼承、去應用它。

 

當我們邁著艱難沉重的步履,穿過時空緩緩地走過20世紀以後,人類才如夢方醒地從自我發明創造的陶醉中發現:人原來並不十分瞭解自己。幾千年的文明發展打開了人類認識世界的眼界,但同時當我們在某一個學科的認識越深入越精細時,有可能我們的目光會變的狹窄。南懷瑾先生曾經講過:人類的文化雖然有了上下五千年的成就,但對於音聲的神秘功能直到目前為止仍然還窮其究竟。古今中外所有的音聲之學,也只是為了文字言語上的應用而加以研究,並未真能做到更進一步的探討••••••透過有形音聲的作用與功能,在人類的知識範圍裏已經有如上述許多的無知,更何況還有無形像可得的心聲的神秘呢?

 

20世紀以來,自然科學的一系列偉大發現正在日益違背初衷,而與遙遠古時代的神話與宗教融為一體。正是先人在科技上的無知,而造就了許多的神秘。他們為了生存不得不拼命地開發自身的潛能,致使人類才能夠繁衍至今。所以說我們沒有權力去過多的地指責他們,指責他們留下的寶貴文化遺產。科學發展到今天,人類面對眾多的不解之迷,有必要重新認識一下祖先留下來的古老文化,有必要去體會一下在人天合一的那種過程中一切真實的體驗和內省的感受。生命既然能夠有那種微妙的感受,他就直接反映著人和其他生物的關係,反映著人和宇宙的奧秘。早在西元前三世紀,亞里斯多德就曾說過:科學的任務就在於探明事物的原因。

 

對待咒語這個神秘的傳統文化,我們應該抱著去偽存真,去粗取精,取其科學內核的理智態度去研究應用它。如果我們真正地揭開了人為地給它披上的一層層神化了的面紗,必將可看到它放出的燦爛光輝。

 

馬王堆古墓中有:嗡、啊、嘛、嘧、吽五字口訣( 應為五行調氣法 )。咒,同祈告。如四臂白觀音心咒為:嗡、啊、洪、呐、嘛、呢、叭咪、哞(非正式的六字大明咒),觀世音的名號六字真言等。王堆古墓的嗡、啊、嘛、嘧、吽五字口訣是一種帶動人體磁場與宇宙的共振磁場,跟咒語沒啥關係。磁場有分為磁波跟波長還有丹波,波長是聲音,磁波是念頭,丹波是體內共振之機,三種合在一起就能帶動宇宙中的磁場。

 

摘錄自:

 http://www.fang7.idv.tw/88/cgi-bin/dzs_r.cgi?forum=214&topic=212 

 

持咒

    全站熱搜

    a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