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和黛維娜.考克斯(Bill & Davina Cox)夫婦是能量測量(Dowsing)顧問,或者你也可以說他們是風水顧問。

"Dowse"這個字本是「以聖杖(Divining Rod)測水源」的意思,你也許聽說過有人能以樹枝測試,而找到水源或油井。很神奇是嗎?這個有點神祕的事件如果用今日的科學觀來重新解釋,也許你就不會覺得這麼神秘了。

 

而測能量與風水又有什麼關係呢?原來我們認為神秘或甚至迷信的「風水」其實就是「環境的能量」,而科學已經證明人類乃是一種電磁生物,如此,「環境的能量」對「電磁生物」的健康或其他各方面都會有影響,是不是就很容易理解了呢?

 

比爾說,測能量可以說是一種世界性的語言,歷史上不同宗教、政治、年齡的人,他們也許立場不同,但都同意這些測量能量的方法。

 

那麼,能量測量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其原理很簡單,以測水為例,你提出一個問題(地下有沒有水?),而地下的能量(答案訊息)經過自律神經系統傳到手上的測量工具(樹枝),這個工具於是會左右偏或上下動表示答案(「是」或「否」,或其他)。這是一個精密的科學,以測水為例,可以測「是否有水」、「水流方向」、「水量多寡」等等。

 

其實,測量能量是心念與身體和測能工具配合的結果。測能可以讓我們瞭解見不到的世界,要知道,「看不見」並不表示「不存在」,像「電」、「熱能」、氣功的「氣」都是見不到的,但它們都確實存在。測能就是去感覺能量,與能量互動運作,能量其實就是氣,或者可以說氣是能量的一種狀態,氣是無所不在的。

測量能量也可以提高左、右腦的和諧運作,我們先來看看左、右腦的特性。

 

左腦司感官五職(視、聽、嗅、味、觸、覺),是理智思維邏輯性的,受時間的限制,傾向於分割分析事件。

右腦司直覺及感受,是空間性的,傾向於整合事件以窺事件之全貌。

 

我們通常由左腦分析,再由右腦直覺整合而瞭解一件事之全貌。測能量既是教我們如何超越左腦,我們現在可以看測能量與左、右腦運作的程序。

 

首先要詳細指定你要找什麼(這是分析性的,屬左腦的功能),再與測能儀器溝通,接著開始用右腦感覺,進入靜默之狀態;右腦於是可以超越時空,用直覺找到你要找的東西,再將資訊送回左腦。

 

在這樣的測量過程中,你於是發展出一種語言,令兩種不同的工作系統(左、右腦)溝通。發展出這種語言有什麼好處呢?以電腦為例,一旦程式在電腦內運行之後,你不需要打開電腦看它如何運作,它會自動執行,得到你要的答案。所以,一旦左、右腦和諧運作之後,你也會變得更有直覺性,你的前腦也會漸漸知曉以前所不知道的事情。

在測量過程中,要注意訓練右腦去感覺答案是「是」或「否」,右腦得到答案後就會傳給你,久而久之你就會感受到能量之流動。並且你也要打開心房,學習去接受模糊的答案,因為有的事是沒有固定答案的,而有的事則是答案正在醞釀,尚未成熟。

 

測量能量也會帶動覺性的啟發,因為科學儀器指出,當我們在測量能量或療復他人時,體溫會下降,腦波會進入極低速波。當腦波運行在這一層次時,是萬物相連,超越時間、空間的。要知道,我們出生時,心原是空白的,因為希望得到別人的欣賞而行為,於是自定了界限,那能知一切的自我(心)於是被朦蔽,所以我們要學習如何找回那能知一切的自我。想想,我們平時是不是可以看著、聽著某人講話而心裡卻想著另外一件事情?我們見到一個人是不是就開始品頭論足,腦中不斷地在比較、在評判,這個心可以說是全無寧靜的片刻。如果我們可以用寧靜的心靜靜地看一朵花,不比較、不分別,這就是一種高層次的心識之感受,這時候,你就與花有了相連性。

在人類的世界中,我們也可以藉這個方式接觸對方的心。實驗指出,心的能量是超越空間的,在實驗中,將心電儀接在一個病人身上,再找一名能放空心識之人送愛及開放心給接心電儀之病人,病人就會有和諧之心電圖出現,如果病人對自己送愛心,也會有和諧的心電圖。因為,能送愛心的右腦有這種和諧韻律、療復之能力,所以我們應該訓練激發右腦的潛能。

 

比爾於是教了一個二比一呼吸法。即吸時若數了三下,則含著氣數三下,吐氣時要能數六下。這個呼吸法可以讓自己平靜下來,補充能量,而且激發右腦潛能;黛維娜則指出,常常雙眼向上看,不動,也可以激發右腦之能力。多用右腦是一種高等的生命層次,這是一個你應該在的層次。

 

所以,黛維娜建議我們在能量低時,尋一靜處,坐好,靜下來,閉上眼,觀察自己的呼吸,觀想我們吸入愛,充滿愛,含住愛,再將愛送給全世界。在愛的層次我們無有所懼,因為「愛」乃是一種最偉大的「能量」。

 

接著我們來看能量與風水的關係。風水其實就是調合、疏導能量的流動,比爾說,風水是高深的中國文化,是漢代之前的智慧,西方現在才漸漸瞭解這項知識及其重要性,例如門窗在一直線上是很不好的風水,是有它的道理的,因為門窗一直線,氣會很快速的運行,神經系統會受快速的氣之干擾,於是影響健康。

 

所以,風水這個科學是教我們離開理智的思維,進入感受的境界。而要講風水就必須由陰陽談起,陰陽理論如下:

無極(生命之源頭,無形)生太極(有形),太極生陰陽。

 

陰代表被動的能量,陽代表主動的能量。凡生命中必有陰陽,有陰一定有陽。

 

而大自然負責了陰陽的調合,我們的外在環境是大自然,我們體內也是一個大自然,所以,不對抗大自然,大自然就為我們服務;而人類由於心之無明,傷害大自然,大自然被迫改變,最終必造出傷害我們的環境。以人體而言,不論陰性或陽性的食物吃得太多,都會令我們不舒服,這是大自然告訴我們吃得不對的方法。也就是說,不論我們的心或身皆受陰陽的調整。

 

大自然偏陰則陽,偏陽則陰,地震、水災都是陰陽調整的例子,風水只不過是均衡陰陽的方法。

 

風為宇宙之呼吸,水是財富、幸福的表徵,風水不和諧則會對人產生壓力。他們指出,現代都市計劃多半完全違背風水,因為城市道路都是直線方格式,有直線則氣順著走,但越走越快壓力越大後又會阻滯,於是堆積許多壓力。

現在直線式的高速公路也是一樣的道理,須知自然界是沒有直線的,自然界中連較直的線最後都一定會蜿蜒。在風水中,直線為陽,曲線為陰,直線是秘密之箭,曲線則是龍,所以中國有許多龍,西方世界則漸漸的才發現龍的好處。現代許多運河、高速公路都是直線,這都毀壞了自然之氣,最糟的是現代建築師不知維護自然之氣,經常將山從中間切開建高速公路,等於切斷龍頭,這對附近的居民傷害甚大。

 

黛維娜並指出我們居所住處的風水也很重要。因為我們所選的住處每天都要接觸,我們一進門,眼睛早就由左至右掃瞄整個環境,而左角對我們的心識影響最大,我們無法控制房內擺飾對我們腦的潛意識所造成的影響。所以,我們要問自己「回家的感覺好嗎?」如果不好,就應想辦法做一些改變。她舉出一些例子做為佐證。

 

例一:成功的廚子不想再做廚子,但買房子時仍不自覺地選擇了一進門就見到一個大廚房的房子。

 

例二:她自己的兒子不信風水,買的一棟房子左角有火爐(這也是風水上的財位),結果他老是缺錢用,在遮住火爐後就改善了。

 

例三:女攝影師,進門客廳左角有藝術性的裸男互視攝影作品,她想找男友,但認識的男子都是同性戀。黛維娜說這張照片並無任何性暗示,但能量上就是同性戀,結果她換張照片就好了(所以,所謂財位不過就是我們注意的地方)!

 

例四:她兒子與部屬有管理上的問題,一直不能解決,後來發現他辦公室的桌子被放在門後,於是將桌子改為面對門,結果不但解決了問題,且立刻得到加薪及升級,而且連害羞內向的個性都變成了自信外向。這只是因為他原本的心態就是想逃避問題,而桌子的方位迫使他也激勵了他去面對問題。

 

例五:有人晚上睡不好,發現他睡時腳對著臥室門,改了方位就好了。這是因為腳對門有向外的能量及心念(也有研究統計指出,坐在門口的員工總是最早離開辦公室),比爾還說,我們在睡覺時要配合地球的磁場轉向,頭向西不好,向北或東較好。

 

黛維娜說,我們在對房內、房外做風水的彌補時要用不同的東西去比較它們對氣的作用,要去感覺這些東西在與不在時的氣場感,要去體會如何與自然和諧相處。進門的廳內的左角她建議要放有生命力的東西,如植物、燈飾、噴泉或粗水晶,這些都是光與活力的象徵;房子的前門也很重要,它表示主人的特性,也是氣之入口,他們夫婦用了中國式的紅門表示活力與歡迎。

 

風水與健康也大有關係,氣不好則傷身,黛維娜說古老寺廟的氣都很好,因為古代人知道氣對人身體之好處,也知道如何運用氣。現在人已不知這個秘密,忘了這項藝術,今日大多人都以邏輯思考、理智思維的方式活著,如果你開始注意風水,你就會漸漸進入右腦和諧康復之世界。黛維娜指出,修習禪定三十年的她、也是在學到風水之後,才將她自己帶出了封閉的世界,才學到了如何與萬物、與大自然共同運作。

 

所以,風水改運的秘密其實很簡單,那就是我們習慣性見到的環境會不自覺的影響我們的身體及行為,但當你改變環境(風水)時,你的心已經改變了。若心改變了,還有什麼事情是不能改變的呢?所以,我們應瞭解到環境與心其實是互為因果相連不可分的。

 

佛曾說:「若能轉物,既同如來。」也就是說,如果心不為外境所轉,就與如來無異。所以我們應該改「風水」還是改「心」呢?我們無法「以心轉物」時是不是該先試著「以物轉心」呢?改「風水」與改「心」究竟是不是同一件事情呢?「山河大地皆如來」又是一個什麼樣的境界呢?

(摘錄自琉璃光)朋友寄的分享給大家

    全站熱搜

    a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