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 聲音 就能 打通 經穴,這並 不 希奇 且 操作簡易。

   

 一、聲音是一種能夠打通經穴的能量

   

宇宙萬物,包括各種生命體內的細胞、分子都在不停地振動和波動當中。聲波是一種能夠以物理能量的方式直接影響人體內部的氣機運動。因此,以適當的聲波作用於人體,自然也可以起到促進氣血循環和養生治病的作用。其實,在生活中一首優美動聽的歌曲也能達到調理臟腑功能和防病治病的目的,其中的道理是一樣的。基於我們已經對經絡是屬於能量層次的深刻認識,則對此相信不難理解。

   

然而,儘管我們的祖先也已經認識到聲音的作用,卻沒有更具體地說明這種作用的機理,反而被一個叫詹姆斯·丹吉洛的美國著名聲音治療師首先詳細論述其作用機理是基於打通人體那神秘的經絡,並提出了很多實用的方法。但由於詹姆斯·丹吉洛不是中醫人士,所以他對「用聲音打通經絡」的認識儘管深刻但還是不夠火候。現在,我們便順著詹姆斯·丹吉洛的思路,並結合中醫、道家、佛門與瑜伽的實踐認識,在這裡作一個全面的論述。

   

聲音,作為一種治療的力量存在於我們的生活中,但卻被大多數人忽視了。但並不是說每一種聲音都可以治病,相反在日常生活中存在很多破壞我們健康的聲音。比如說,以超頻率音響形式出現的一種無法聽到的振動,被大多數人認為是無害的,但實際上它帶有一定的副作用。另外,我們每個人都曾聽到過讓身體或精神感到不安或憤怒的聲音,這是由於這些聲音與我們身體內部的頻率沒有實現同步,這也是有害健康的聲音。因此,瞭解聲音可以治病的真相,最重要的一步,就是要學會分辨有益和有害的聲音,學會利用有益的聲音,贏得健康的生活。

   

通過耳朵接收的聲波直接作用於我們的大腦,它能刺激人的神經系統,並影響與神經系統相關的其他身體系統,如消化系統、內分泌系統等。正因如此,所以,我們一聽到悅耳的聲音,神經系統就會興奮,接著情緒就會發生變化。因此,通過耳朵這一渠道接收的聲音直接影響著我們的情緒。通過經絡和穴位傳輸的聲音則不同,它可以直接作用於我們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位、任何一個器官,它可以刺激血液循環系統、免疫系統、呼吸系統等身體的所有系統。因此,人體內通過穴位和經絡傳輸的聲音決定著一個人的健康。

   

然而,遺憾的是,人體內的穴位和經絡經常處於堵塞或半堵塞狀態,這不僅妨礙了聲波在身體內的傳輸,而且也阻止了生命能量(中醫所說的氣血)在身體內的流動,這就是我們身體一些部位疼痛的原因,也是所有疾病形成的原因。不過,在人體內外的聲音裡,有一類聲音特別獨特、也尤其重要,這就是我們人體發出的聲音。這類聲音是人體內外聲音的紐帶和橋樑,它即可以被耳朵聽見,又可以讓穴位和經絡感受到它的振動,並隨之產生出相應的振動波在經絡和穴位內傳輸。我們可以試著發出一個聲音——「啊……」,我們發出這個聲音的同時,耳朵也聽見了這個聲音;我們再靜下心來,仔細體會一下身體內部的反應,就會感覺到:當我們發出這個聲音時,身體的某些部位會產生一定的振動。請注意,這只是我們隨便發出的一個聲音,如果經過訓練,我們發聲時,身體相關部位的振動就會更大,對穴位和經絡的刺激就會更強。因此,我們完全可以通過這類聲音來刺激人體的穴位,打通經絡,從而讓氣血暢通、讓生命的能量暢通。現在,世界上大多數聲音治療專家都十分重視主動發聲的治療作用,特別是人體自然音的治療作用。

   

所謂自然音,就是我們身體自然而然發出的聲音,比如歡笑、痛哭、呻吟、號啕、尖叫、歎息、哈欠、口哨、哼哼聲等。這些聲音與生俱來,我們出於本能不斷地使用它們,以此來刺激身體的穴位、疏通經絡,釋放人體內部情緒的壓力。生活中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身體疲倦的時候,我們會打哈欠;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們會不停地歎息……孩子最喜歡發出這種自然之音,甚至經常發出許多根本談不上是音節的聲音,這些聲音具有深遠的意義,儘管沒有任何情感和思想的含義,但卻是人類祖先們經常使用的一些語言片段,它們能夠促進身體的健康。然而,遺憾的是,步入成人階段以後,我們在社會環境的影響下把這些美好的聲音全都拋棄了,於是我們人體經絡與聲音之間的紐帶被割斷了。為了保持一個成人的完美形象,我們很少開懷大笑或者放聲痛哭。出於職業原因,人們有意識地改變自己自然流露出來的聲音,以求樹立良好形象。由此,我們也喪失了內心情感釋放時發聲帶來的治療效果。不能低估這種自然之音的價值,它能刺激你全身的穴位、疏通你全身的經絡、洗淨你內心鬱積的毒素,為你贏得健康的未來。

   

上述幾段論述是詹姆斯·丹吉洛的原話之翻譯,而早在《黃帝內經·陰陽應像大論》中就有更為詳細的論述:「肝,在音為『角』,在聲為『呼』;心,在音為『徵』,在聲為『笑』;脾,在音為『宮』,在聲為『歌』;肺,在音為『商』,在聲為『哭』;腎,在音為『羽』,在聲為『呻』。」這就說明了五臟與五音的對應關係。

   

詹姆斯·丹吉洛說:「把元音和輔音組合在一起,並賦予它一定的意義,就形成了我們所說的『話語』。語言中元音及輔音的振動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刺激身體的穴位,疏通經絡,對我們產生很大影響。例如,在輔音R中,有一種不可忽略的力與火,它們可刺激人的腹部。印度人把R的發音,與火這種元素以及被他們稱為『拉加』的力量聯繫起來。而M的發音則與R的發音迥然不同,它有一種由內部引導的、被迫的振動,主要由大腦感知,比如humming(嗡嗡聲)中M的發音。同樣,大多數人都會感覺到『啊』的發音代表著發自內心的敬畏與驚奇。元音是語言的載體,它與我們的情感息息相關。輔音以多種多樣的方式改變著元音,它與人的思維聯繫更為密切。從根本上來講,正是由於採用了元音/輔音的振動系統,才能夠使聲音成為一種非常有用的工具,幫助我們調理自己的身體、情緒和能量之源。這種能量與體能截然不同,古印度人把它稱為『薩塔瓦』的存在能量,中醫則稱之為『氣』。當元音和輔音的振動觸及這個能量中心,治療效果就能夠實現了。Healing(治療)這個詞源自古英語的hal,而且被人們譯作whole(治癒了的、健全的),其意義為『完美的健康』。其實它與治癒不同,治癒意味著將存在於人體或心理的疾病永久性清除。耶穌在對待麻風病人時,曾含蓄地表露了治癒和康復之間的區別:在被治癒的10個麻風病人中,只有一個能夠回到耶穌的身邊,因為他已經恢復了健康,得到了真正的康復。所以,我們可以利用元音和輔音相配合產生的振動聲波,來刺激我們身體的穴位和經絡,最終使我們擁有完美的健康。」

   

詹姆斯·丹吉洛接著說:「主動發聲對人體具有極大的治療作用。我們都曾有過這樣的體會,當你感到煩惱和鬱悶時,大吼幾聲或高歌幾曲……頓時,你就會感覺到全身舒展、精神倍增。這是為什麼呢?這是因為主動發聲可以刺激人體的穴位、疏通身體的能量通道。倘若經過訓練,主動發聲的治療作用還可以成幾何倍數增長。屆時,主動發聲就不僅僅能解決你的煩惱和鬱悶問題了,它可以治癒你的腰酸背痛,甚至還可以治癒你五臟六腑裡的各種疾病。為什麼會有如此神奇的治療力量呢?因為,經過訓練的主動發聲可以打通人體內的七大輪穴,激發出身體內巨大的能量。」

   

上面提到的「七大輪穴」是印度瑜伽對經穴的認識,與中醫的認識同中有異,但本質是一致的。

  

   

二、各門各派對用聲音打通經穴的認識及其論述

   

我們接著下來要論述的就是中醫、道家、佛門與瑜伽以及全球音樂界對用聲音打通經絡這個命題的具體表現。

 

<1>道家六字氣訣:

 

           

           

 

<2>佛門六字真言: 

 

                                 

                                 

           Pa   Hum   Ni    Me   om    Ma

 

<3>自在氣功中的心法六字訣

          

                                       

                                       

           Liao   Hei     hao    ha   heng    ming

 

<4>印度瑜伽:

 

          

          

 

<5>瑜伽經西方改編後:

 

                                    

          Vam  Lam  Ram  Yam Ham  Keem

 

<6>包括中醫在內的目前世界通用的音樂:

 

                    

            1    6    4    5    2    3

           Do  La  Fa  So  Re  Mi

 

首先要論述的是道家的六字氣訣。胰臟就是一般中醫所說的狹義三焦,這在前面我們已有詳細論述,在這裡就不多說了。須要提醒的是,道家的六字氣訣著重那個「氣」字,乃指出氣而非讀出其字。如吹氣,並非是叫你讀出吹字,而是叫你吹氣,例如將一條燃燒的蠟燭擺在你面前,你將其吹滅就是了。其餘類推。

   

道家《雲笈七簽》卷三十二中說:「吐氣六者,謂吹、呼、嘻、呵、噓、呬,皆出氣也……吹以去熱,呼以去風,噓以去煩,呵以下氣,噓以散滯,呬以解極(即肝噓、肺呬、心呵、腎吹、脾呼、胰嘻)」。華佗在《服氣吐納六氣篇》中講道:「呬字:呬主肺,肺連五臟,受風即鼻塞,有疾作呬,吐納治之。呵字:呵主心,心連舌、五臟,心熱舌干,有疾作呵,吐納治之。呼字:呼主脾,脾連唇,論雲脾唇焦,有疾作呼,吐納治之。噓字:噓主肝,肝連目,論雲肝盛則目赤,有疾作噓,吐納治之。吹字:吹主腎,腎連耳,論雲腎虛即耳聾,有疾作吹,吐納治之。嘻字:嘻主三焦,有疾作嘻,吐納治之。」此外,在《養性延命錄·服氣療病篇》、《素問病機氣宜保命集·素問玄機原病式》、《壽親養老新書·太和玉軸六字氣訣》與《壽世保元·六字氣訣》等許多古籍中均有對前述六字功能及吐法的介紹。

   

接著是佛門六字真言。這個由於佛家原非本土文化,所以須花一點工夫才能論述得了。

   

六字真言,又稱「六字大明咒」,藏傳佛教認為,常持誦六字大明咒,可以消除病苦、刑罰、非時死之恐懼,壽命增加,財富充盈。所以,在藏區常常可以看到人們手搖轉經筒,口誦「六字真言」的景象。六字真言是藏傳佛教中最尊崇的一句咒語,密宗認為這是秘密蓮花部的根本真言,也即蓮花部觀世音的真實言教,故稱六字真言。多用梵文或藏文字母(蒙古地區廟宇還有用八思巴字)書寫、描畫、雕刻在建築物簷枋、天花板、門框、山巖、石板及大小宗教器具上。

   

僅從字面上解釋,「嗡嘛呢唄咩吽」不過是「如意寶啊,蓮花喲!」一句感歎語句,是一句未念完的佛經,或是僅表現出讚美觀世音、憧憬幸福的心情。經典上教導我們「但取其聲,不取其義」。這才是修習真言的正確法門,佛門認為其中每一個字都代表觀世音菩薩的微妙本心,不可以凡情世俗之智去分解字面。但如果懂得經絡,你就清楚這是宇宙能量在起作用。所以,佛門六字真言著重的是「言」,只要念出其字音即可。在念誦真言時,最初要字正腔圓,並且發音要準確,例如那個e不是現在普通話的那個發音,而是以前普通話的那個發音方式,與目前的廣州話的e發音一樣。如果你會廣州話,則那個「咩」字直接用廣州話念出來就對了。如果念得不准,寧可不要去念。

   

根據經驗,一般按這樣的順序進行:

   

1、音訊激發心頻,開脈結。練功的第三天,心脈部位的體表部分和深處發生了有節律的顫動,從上到下,從裡到外,如潭中投石,一波波擴展開來,這樣持續了數天。原先胸口鬱悶、壓抑的感覺消失了。這是音訊激發了心頻,並打開了脈結。同時,呼吸也變的深長、舒暢。

   

2、調整陰陽、氣血,通經活絡安五臟。知霖以前身體一般夏天發涼,冬天散熱,這是陰陽不調所致,練功多年雖有所改善,但這些證狀尚未徹底根除。不過,有人練本功二十天左右,卻能達到寒體發暖,一股股真氣循經傳導,關節穴位時有冷氣往外出,關節炎證狀消除,股骨頭的冷痛感也隨之消失等奇效。

   

3、開氣機,安神去頭疾;通中脈,天人合一妙無比。在練功過程中,隨著咒音,配合觀想,頭部的效應最為奇特。剛開始,頭部發麻、發熱,繼而發涼,似乎有一道道清泉從九天之上落入頭內,頭部的每一個經絡似乎是河,是溪,川流不息的真氣在頭部穿行,那感覺,如飲美酒,如享甘露。這樣的感覺持續了十餘天,一天在練功時,感覺百會與會陰隨咒音振動,中間似乎有一根線把會陰和百會連接,百會及周圍的竅穴不斷地有真氣湧入,直接沿中脈到會陰,真氣在上丹田、下丹田及中丹田處谷蕩,還有一部分真氣沿經絡輸布到四肢百骸。這是以前從未有的現象。練功後,頭腦清爽,思維敏捷,眼睛明亮有神氣。原來頭暈、思維遲鈍、記憶力不好的毛病隨之消失;原來眼睛視物不清、畏光的現象也消失了。

   

另有一種瑜珈法,是藏密夢觀成就法中的一套動功。瑜珈即是相應,久練此功,可使身心相應,人與宇宙相應,天人合一,開通百脈,培養自身的浩然正氣,達祛病、強身、增功、激能的巨大功效。其將六字真言簡化為三個:嗡唄吽(連讀時「唄」常念為單音「啊」字)。這又叫三字總持,總括一切發音,是普賢如來的三字根本咒。

   

其中,「嗡」為天部音,可調取宇宙原始生命能量。嗡聲的頻率遍滿宇宙,過去、現在和未來的一切都是「嗡」,超越時間、空間和因果作用,遍一切處都是嗡,嗡有代表藏密瑜珈所有的信息中「身」的功德能量。結印、發聲,觀想能量進入並充滿頂輪,可使自己獲得藏密所有信息能量的加持,使自己的身與藏密瑜珈無數歷代祖師的「身」的信息相應,淨化身體,獲金剛身。

   

「啊」為人部音,為一切聲音之母,開闢萬有生命能量。又代表藏密瑜珈歷代祖師的「口」之功德能量,結印、誦咒(發聲)、三密相應,加持喉輪,可獲得藏密歷代祖師「語」的加持,使自己的口與藏密歷代祖師的口相應,淨化語業,獲金剛語。

   

「吽」為地部音,開發宇宙萬有生命所潛藏的能量。代表藏密歷代祖師之「意」的功德與能量,三密相應,加持心輪,可獲得藏密歷代祖師「意」的加持,使自己的意與藏密歷代祖師的口相應,淨化心靈,獲金剛心。

   

但練習時須結蓮花手印加以配合。蓮花手印:雙手合掌,掌根相貼,拇指與小指相貼,余指散開,有如八葉蓮花。具體如下:

   

姿勢:採用坐姿、雙盤、單盤、散盤均可,全身放鬆,上體正直。

   

1、身密加持

   

雙手於胸前結蓮花印,然後雙指散印劃弧舉到頭頂上方合十,觀想宇宙中充滿了白色元氣,如白雪般潔白。雙手結「嗡」字手印,即雙手合掌,中指交接放倒,余指伸直。

   

發「嗡」音,手印下落,同時觀想宇宙中白色元氣,從頭頂百會進入頂輪並充滿頂輪。手印輕觸眉心,然後離開觀眉心輪白色越來越亮,越來越純,同時數發「嗡」音,聲振頂輪,並和宇宙產生共振。聲音可大可小,隨方便而定。

   

2、口密加持

   

雙手散印,向外劃一弧形,於胸前結蓮花印。然後散印劃弧舉到頭頂上方合十,觀想宇宙中充滿了紅色元氣,紅如血中紅蓮。雙手結「啊」字手印,即雙手合掌,食指、無名指交接放倒,余指伸直。

   

發「啊」音,手印下落只喉輪,同時觀想宇宙中紅色光明隨手印一起下落,由頭頂入中脈至喉輪,手印輕觸喉輪,然後離開。觀想宇宙紅色元氣進入喉輪,喉輪越來越紅,越來越亮、越來越純,,同時數發「啊」音,使喉輪和宇宙共振。

   

3、意密加持

   

雙手散印,劃一弧形,於胸前結蓮花印。然後散印劃弧由胸前舉至頭頂上方合十,觀想宇宙中充滿了藍色元氣,如湛藍之天空。雙手結「吽」字手印,即雙手合掌,食指、中指、無名指交接放倒,余指伸直。

   

發「吽」音,手印下落只心輪,同時觀想宇宙中藍色元氣由頭頂入中脈至心輪,手印輕觸喉輪,然後離開,觀心輪越來越藍,越來越純,同時數發「吽」音,並和宇宙產生共振。以上三密加持畢,雙手散印,由內向外劃一弧形,於胸前結蓮花印,再散印。

   

此外,佛門中還有一種是文殊菩薩六字真言,即:嗡(om)啊(a)巴(ba)扎(za)那(na)的(di)。這些實際上都是練功的吐音法。文殊菩薩真言能對練通中脈很有幫助,這幾個字誦讀起來,可以使氣從百會沿中脈降到會陰。最後的「的」字讀法是連續快讀,如發電報時那種「的的的」的聲音一樣,一口氣讀到最後,即可感到會陰穴氣的跳動。

   

自在氣功中的心法六字訣就比較簡單,直接念出其字音即可,也不需要結任何手印。關於印度瑜伽功法我們不準備作深入的介紹,而經西方改編後的瑜伽比較符合其民族特性,但對我們來說就更加不像樣了,所以在這裡也不準備論述它。唯包括中醫在內的目前世界通用的音樂則比較有價值,所以我們即將要展開論述的就是這個命題。

   

我們在前面就引用了《內經》的論述:「肝,在音為『角』,在聲為『呼』;心,在音為『徵』,在聲為『笑』;脾,在音為『宮』,在聲為『歌』;肺,在音為『商』,在聲為『哭』;腎,在音為『羽』,在聲為『呻』。」

   

其中,宮調,為長夏音,以宮音(1-Do)為主音,屬土,主化而通於脾,能促進全身氣機穩定,調節脾胃之氣的升降,具有養脾健胃瀉心火的作用。商調,為秋音,以商音(2-Re)為主音,屬金,主收而通於肺,能促進全身氣機的內收,調節肺氣的宣發和肅降,具有養陰保肺、補腎利肝、瀉脾胃虛火之功效。角調,為春音,以角音(3-Mi)為主音,屬木,主生而通於肝,能促進體內氣機的上升、宣發和展放,具有養陰保肝、消怒瀉火的作用。徵調,為夏音,以徵音(5-So)為主音,屬火,主長而通於心,能促進全身氣機上炎,具有振陽養心瀉肝火的作用。羽調,為冬音,以羽音(6-La)為主音,屬水,主藏而通於腎,能促進全身氣機的潛降,具有補腎助陽的作用。

   

此外,還有一個以4-Fa為主音的聲調,這個音調與胰臟相對應,具有補土助消化增強吸收的作用,對糖尿病患者有一定的保健作用。論述完這些內容,好像還欠一個聲調:7-Qi。其實,6-La7-Qi均屬於腎,其中6-La屬腎陽命門,而7-Qi則屬腎陰而主瀉。也就是說,你連連發6-La音可開通命門經穴,使其更善與宇宙陽性能量交通,所以可以補腎助陽,而連連發7-Qi音則開通左腎經穴,使其更善與宇宙陰性能量交通,所以具有滋陰瀉虛火的功效。如此再加合相關食療以使能量與物質相結合而陰陽調和則更好。

   

詹姆斯·丹吉洛說:「從治療學的角度來看,歌唱是聲音的一種自然趨向,是超越了說話的較高層次的活動。早期人類的語言就像現在小孩的語言一樣,從本質上講類似於唱歌,而且在音調的變化上還很有點像鳥鳴。我們如今仍能從非洲及遠東地區的部分古老語言中聽到這類聲音。他們的發音模式,遠比那些說英語的人豐富,這不僅表現在音節的快速變化上,而且還表現在音域的寬廣上。毫無疑問,唱歌有益健康,這是因為唱歌時喉嚨產生的共鳴聲及其對身體的振動要比說話時強烈得多,而且歌曲在被唱出的過程中,人們會撇開那些不自然的發音模式。試想一下,過去那些邊唱歌邊勞動的人們,歌聲使他們本來十分艱辛、乏味的勞動變得輕鬆愉快。我們還可以想像一下眾人一起放聲歌唱的情景,合唱隊或唱詩班齊聲合唱,這時所產生的共鳴音及其對穴位經脈的振動將成倍地增強。但是,人們並未意識到歌唱特別是合唱的巨大治療作用。從總體上來看,各種形式的集體合唱正在逐步衰退,這在西歐國家以及美國尤其明顯。你還記得上次何時與朋友一起盡情地歌唱?如今太多的人變成了音樂的被動接受者,而不是自己主動去歌唱。如果把唱歌當做是那些歌星們的專利,我們必將與這種自然的聲音治療失之交臂。」

   

詹姆斯·丹吉洛接著說:「在音樂世界裡,F調(即根輪穴)和C調(即心輪穴)組合的完美五弦音被認為是最和諧的音樂。聲音治療師約翰·博利尤在談到音叉效果時就提到過,中國的老子把這個音樂組合稱為『宇宙間的陰陽和諧之音』,這個音樂組合與生俱來就有一種深邃的穩定與平靜感。沉浸於這個F調與C調組合的完美五弦音中就如同飄浮在氣的光芒中,與心和諧,因為氣這個元素與心輪穴相連。」

   

上述所謂的「根輪穴」和「心輪穴」是印度的密宗瑜伽對人體經穴的表達形式中的兩個,其中根輪穴就相當於我們中醫說的腎經,包括腎與膀胱;而心輪穴則類於我們說的心經,包括心與小腸。

  

三、此處無聲更勝有聲

   

從中醫的五音開始,論述至全球的音樂,至此我們基本論述完音樂對人體健康的影響了,相信懂得中醫的人對此會有更深刻的理解。不過,事情到此還沒有結束。聲音作為一種能量能夠打通人體經穴不錯,但這些都是低層次的。老子說:五音使人耳聾。其意並非是指聽歌會使人耳聾這麼簡單。他的真正意思是說:宇宙之間還有一種更美妙的音樂,那就是天籟之音,人若常沉浸在現實五音當中,則無法聽到這些天籟之音。

   

還記得我們在「從氣的本質說起」一文中論述到的4080兆赫微波麼?那可是一種宇宙微波能量,它也是超音波啊!天籟之音正是由此而來。

   

我們知道,聲音是由物體振動產生的,物體振動會產生一種振動波,這就是聲波,聲波的頻率為20—20000赫茲,超出這個範圍,我們人耳就聽不到了。聽不到聲音,並不意味著沒有振動發生,只是人的耳朵無法覺察到這種振動波而已。我們將耳朵聽不到的振動波,稱為超音波,它的頻率為1—5兆赫。雖然人類聽不出超音波,但不少動物卻能聽出。這些動物可以利用超音波來「導航」、追捕食物或避開危險物。蝙蝠為什麼能在沒有光亮的夜晚飛翔呢?就是因為它能發出1—10萬赫茲的超音波。蝙蝠正是利用這些超音波來辨別方向。因此,我們這個世界的的確確是一個聲音的世界,各種頻率的聲音、耳朵聽得見、聽不見的聲音共同構成了我們的世界。

   

如果我們經過修煉,就能使經絡能量與這些超音波產生共振,從而能夠聽得到那些更加美妙的天籟之音。由於修煉時要盡可能地安靜,否則如果被凡間五音影響,將很難達到效果。並且,人一旦多聽現實五音,則其耳在聽超音波方面的能力就會減退,就更加不可能聽得到天籟之音了。所以老子就說五音使人耳聾。老子可真是得道之人啊!在這裡,與其說是用耳聽到這些天籟之音,還不如說是用經絡來感受到這些聲音,或者稱之為內聽。知霖在修煉時因機緣巧合,有幸能感受到天籟之音一次,那美妙真是無法用言語來表達!

   

其實,無論是道家還是佛門,在修煉六字訣時,無不強調先從外音練習,然後轉變為內音修煉,即意之默念。凡外修皆世間法,只有到達內修的境界,才有可能達到「出世」的可能。所以,作為美國人,詹姆斯·丹吉洛很難達到這樣的深度,但作為炎黃子孫,則處處可見此類教化。

   

說到這裡,但願大家能有所收穫,有興趣的讀者不妨自行研習相關功法。

 

摘錄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9da5050100cg8c.html

 

波羅密念六字真言是香功高級功所注重的,香功其實也是來自於觀世音菩薩的功,因為香功的內含所講述的就是「心經」,這部經是由觀自在菩薩 (觀世音菩薩)所宣說的,有興趣可以去看看這部經,對香功也會有更深的認識!

 

咒語是一種聲波,是幫助你進入入定狀態的一種方法,每個人可能有不同的適合自己的聲波,你自己的感受是最準確的,那一種咒語會使你最容易進入那種相應的狀態自己會比較清楚,那可能就是跟你比較有緣的菩薩,你就使用那種咒語,咒語是一通而百通,念一種咒語念到相應了,學其他咒語也就很快掌握到相同的竅門了!

 

唸咒是要結合心去唸,要運用觀想,要結合手印,那麼不久你將得到能量的灌頂與充電,還可以治療身體的病痛,甚至解決生活中其他層面的問題,唸咒於是就變成一件好玩又能持久的事情!

    全站熱搜

    a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